律师接管我的案件后,我成为美国公民。他非常坚持为我向移民官辩护。他的知识和专业精神付出了一切。